YG电子游艺

首页 > 正文

抑郁症,不是“免罪金牌”

www.hb-fence.com2019-09-14
检察日报

“因此,评定时首先要在医学上明确抑郁症等精神类疾病的诊断,并判明其实施危害行为时所处的疾病阶段以及疾病的严重程度,综合分析其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的影响,作出责任能力评定。”沈林成说。除此之外,法学上的认定也必不可少,包括抑郁症在内的精神疾病方面的鉴定人员必须经过法律方面的培训,掌握相关国家标准——司法部颁布的《精神障碍者刑事责任评定指南》(以下简称《指南》)。《指南》中明确规定了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限定刑事责任能力、无刑事责任能力的三种标准。

具体而言,一是无刑事责任能力:如果抑郁症患者,包括其他精神障碍患者处于疾病的发作期且危害行为与精神症状直接相关,丧失了对自己行为的辨认或控制能力,可以评定为无刑事责任能力。二是限定刑事责任能力:我国刑法规定,尚未丧失辨认或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即患者在实施危害行为时,辨认或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并未完全丧失,但又因疾病的原因使这些能力有所减弱的,评定为限定刑事责任能力。精神障碍患者如果处于发病期,但危害行为与精神症状不直接相关;或间歇期缓解不全,遗留不同程度后遗症的,在这些情况下实施危害行为,其辨认能力或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削弱,应评定为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三是完全刑事责任能力:我国刑法规定,间歇期的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时候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精神障碍患者如果处于间歇期且无任何后遗症状;或者患者病情完全缓解,社会功能良好,在这些情况下,患者对自己的行为有辨认和控制能力,应评定为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例如,在湖南浏阳曾发生一起产后抑郁症母亲溺死其3个月大儿子的案件,因作案时有限定(部分)刑事责任能力,该母亲最终获刑五年。根据湘雅二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被告人患有抑郁症,且案发时处于疾病发病期,其夸大儿子病情程度,存在认知障碍。根据医学解释,产后抑郁是指女性于产褥期出现明显的抑郁症状或典型的抑郁发作,与产后心绪不宁和产后精神病同属产褥期精神综合征。发病率在15%至30%,临床表现之一为:主动性降低,创造性思维受损,严重者有自杀意念或伤害婴儿的行为。因此,被告人作案时有限定(部分)刑事责任能力。

“鉴定人员在医学诊断的基础上,参照《指南》上的标准,客观、公正地作出有无责任能力的评定。”沈林成指出,精神疾病专家出于对社会负责、对患者负责、对当事人双方负责以及对司法机关负责的态度进行司法鉴定,用自己长年累月积攒下来的经验提供专家意见。

“总体而言,抑郁症的司法鉴定是要‘见字又见面’,既要详细了解被鉴定人之前的病情和案卷,也要通过当面谈话等方式观察其言行举止。既要满足医学和法学上的两大要件,也要通过精神诊断、辅助检测和责任能力判定,得出最后的司法鉴定结果。”李业平解释道。

假装抑郁症没那么容易

如果有当事人假装身患抑郁症怎么办?针对这个问题,李业平认为并不难解决。

“精神诊断可以说是做鉴定最重要的步骤,常见方法是通过鉴定人与嫌疑人谈话,从不同角度观察其言行举止。另外,参加司法鉴定的人员不少于三人(其中鉴定人不少于两人),可以说抑郁症鉴定的过程非常严格。”李业平解释道,除此之外,还有智商测试、心理测试等辅助手段,测定嫌疑人智力。“不排除嫌疑人故意做错题伪造结果,必要时,还会在司法机关配合下走访嫌疑人亲友、邻居等。”

“患者和家属是否如实告知病情逃不过专业鉴定人的眼睛。”沈林成说。首先,装病者始终不能用像一个精神病人应该表现出来的惯常行为来表现,且这种伪装的表现也持续不了。其次,装病者会表现得过分夸张,虚构的大量症状堆积起来就模糊了任何一类精神病状的特点,最后搞得四不像。

“装一时抑郁症可以,装一阵子很难。如果对嫌疑人持有怀疑态度,还可以在司法机关配合下让其待在病房里,通过24小时监控观察其行为。在监控下,伪装成抑郁症的被鉴定人很容易露出马脚。”李业平表示道。

沈林成和李业平的自信,来自于目前完善、严格的抑郁症鉴定流程。抑郁症等精神类疾病诊断是精神科大夫的专业技能,有严格的诊断要求和规范,参与鉴定的人员有很丰富的临床经验。一般情况下,鉴定人通过对被鉴定人的精神病史资料、案发前后的一系列表现、精神检查与听取周边人群对被鉴定人行为举止的描述加以判断。公安、司法机关也会提供充分的案卷材料,鉴定人员在仔细阅读这些材料后对被鉴定人在案发前后的精神情况作出初步判断。在抑郁症鉴定程序和技术手段上,几乎可以排除假装抑郁者。

在现实情况中,还存在一种特殊的情况,当事人的鉴定结果不一定是抑郁症,而是如精神分裂症等其他精神类疾病,那么抑郁症怎么和其他精神类疾病区分呢?

“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都是精神心理疾病,但两者有着本质的不同。精神分裂症为认知、情感、行为各方面的异常,而抑郁症为情绪障碍。司法实践中最常见的精神病就是精神分裂,这种疾病相较于抑郁症社会危害更大,往往更容易造成恶劣后果。”李业平介绍道。比如,临床上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就有很多不同。一是就诊方式:主动和被动。抑郁症患者通常还是有自知力,他们可以主动就诊。他们由于不清楚自身疾病,抑或有意无意地回避心理问题,因而,对心理(精神)专科望而生畏,多是选择了大内科、中医科等,并频繁转科。而精神分裂症患者大部分是缺少自知力。他们不承认自己有病,所以他们就诊大部分都是被动就诊。二是思维内容:抑郁症患者主要的症状表现为消极和悲观,自责、自罪等不良的念头。而这些念头不是抑郁症患者自己凭空妄想出来的,而是和自己所处的环境和事件相关,比如自身的压力问题、事业问题、家庭问题。而精神分裂患者的妄想症状是多种多样的,有的接近于现实,有的非常离奇,与患者的自身所处相差甚远,甚至精神分裂症患者会坚信不疑,他人也没办法说服。三是情感表达: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的情感表达方式是不同的,抑郁症患者在就诊的时候,给人的印象是抑郁、痛苦、垂头丧气。而精神分裂症患者不存在严重的情感障碍,在就诊的时候多表现得比较茫然、淡漠、僵硬,有的时候表现为情感高涨或者是答非所问。

“司法鉴定中心在实施鉴定前,鉴定人应预先阅卷,掌握案情,同时,对于其之前的诊疗记录、病史资料进行了解,做必要的核实。这是因为像抑郁症这类心理障碍或精神分裂症的病因往往不明,鉴定人需要了解其纵向发病过程来综合判断。”李业平进一步解释道,“但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不管是针对哪种类型的精神疾病患者的杀人案,在进行精神司法鉴定时,一定是针对其案发的精神状态进行鉴定,并判定其刑事责任能力。有抑郁症或其他精神类疾病的病史,并不能成为其杀人的‘免罪金牌’。”

(文中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达到当天最大量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